国内暗网黑市揭底:公安部公布年度10大犯罪典型案件,你的个人信息被卖过吗?

暗网(DarkWeb),是深网(Deep web)的一个分支,也是由美国军方发起的一个科研项目,于2003年开始实施。

迈克尔·伯格曼将当今互联网上的搜索服务比喻为像在地球的海洋表面的拉起一个大网的搜索——巨量的表面信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被查找到,可这只是互联网的冰山一角。

那些还没有被传统搜索引擎索引的内容统称为深网,深网的深处,就是暗网了。
23369-p1otnm1k9re.png

暗网是利用加密传输、P2P对等网络、多点中继混淆等,为用户提供匿名的互联网信息访问的一类技术手段,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匿名性。

正是因其与生俱来的隐匿特性,现在暗网被不法分子广泛运用于网络犯罪。

从个人行为的网络黑客服务、数字货币交易,到私售非法禁售物品(武器、毒品)等等,都依托于暗网。
08667-480pz22qwau.png

2019年5月,德国执法机构宣布,成功摧毁全球最大暗网交易平台“华尔街市场”(Wall Street Market)。

2017年,暗网黑市“阿尔法湾”(AlphaBay)在欧美多国联合行动中覆灭,26岁的联合创始人被捕,6天后在监狱的厕所里自缢身亡。

2013年,暗网黑市“丝绸之路”(Silk Road)创始人被捕,从2011年2月开始,90多万名注册用户在这里大约完成了价值总和1.2亿美元的地下交易。

21087-a138hgkizgm.png

近年来的这些有关于暗网的新闻,或多或少给了大家一种“暗网离我们很遥远”的错觉,但其实现实并非如此。

就在上个月,国内互联网曝出5亿微博用户个人数据在暗网打包售卖事件,引起舆论哗然。

数据泄露,如今已成为互联网行业典型故事之一,可以说信息泄露无时无刻不存在我们身边。暗网也是如此。
28471-6hkf1xhj948.png

日前,公安部公布了2019年以来侦破的10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典型案件 , 其中一些案件都涉及到了暗网非法活动,部分犯罪分子职业为工程师。
65846-psas7cs0dye.png

一、“暗网”售卖银行开户、手机注册信息

2019年10月,江苏省南通市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网民“wolinxuwei”多次在“暗网”交易平台出售银行开户、手机注册等公民个人信息,数量高达500余万条。

经查,“wolinxuwei”真实身份为林某。2019年初,林某在“telegram”群组结识某公司安全工程师贺某,林某以40万元的价格从贺某处购得银行开户、手机卡注册等各类公民个人信息350余万条,并通过“暗网”销售给经营期货交易平台、推销POS机的费某、王某等人,非法牟利70余万元。

11月12日至26日,南通公安机关先后在上海、苏州、武汉等地抓获犯罪嫌疑人林某、费某等犯罪嫌疑人11名,查获公民个人信息2000余万条。

二、“暗网”售卖社保数据

2019年4月,江苏南京公安机关接到某单位信息中心报案,称该中心管理的南京市1400余万条居民社保数据被非法盗取,并在“暗网”内售卖。

南京市公安局网安部门迅速查明盗取并在“暗网”上兜售社保数据的犯罪嫌疑人熊某及其上下线犯罪嫌疑人任某、薛某。

经查,任某为江苏某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工程师,在为南京市某单位进行信息系统漏洞测试时,利用系统漏洞盗取了居民社保数据,后伙同在柬埔寨的违法犯罪人员熊某在“暗网”上销售。其中,熊某将7万条数据卖给了薛某。

三、“暗网”黑客售卖客户信息

2018年11月,湖北武汉公安机关接到报案,称某汽车金融服务平台服务器被黑客入侵,包括身份证、手机号、家庭住址等情况在内的30余万条客户信息被盗取,被人以1比特币(时值3.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在“暗网”上出售。

武汉市公安局网安部门经过深入侦查,于2019年1月22日在四川成都抓获犯罪嫌疑人吴某。吴某交代其利用暴力破解手段非法获取涉案网站后台管理权限。

四、“暗网”售卖银行用户信息

2019年6月,北京市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网民“yuhong”在“暗网”贩卖国内某银行6.02万条用户个人信息。

北京市公安局网安部门缜密侦查,锁定犯罪嫌疑人高某。7月24日,北京公安机关将高某抓获归案。

高某交代其利用网站漏洞非法窃取了某银行等单位网站上存储的公民个人信息,截至被抓获,非法牟利3万余元。

五、内部员工非法售卖手机、征信信息

2018年12月,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一网民在网上购买他人名下手机号码等公民个人信息。徐州网安部门以此入手,挖掘出一个以电信运营商、银行内部员工为源头的买卖公民个人手机信息、征信信息等信息的犯罪网络。

2019年1月2日,徐州公安机关组成23个抓捕组,分赴20余个省市开展集中收网行动,先后抓获嫌疑人45名,其中电信运营商、银行等部门内部人员20余名,查获各类公民个人信息43万余条,冻结涉案资金120余万元。

六、数据售卖+电信诈骗产业链

2018年12月,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网民“夕阳红”通过微信群大肆贩卖手机机主姓名、财产信息、个人户籍资料等公民个人信息。

公安机关侦查掌握了一个由多部门“内鬼”与外部人员勾结,层层倒卖公民个人信息至下游电信网络诈骗、暴力催债、网络赌博等违法犯罪人员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网络。

开封公安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200余名,其中,电信运营商、社区干部、物流行业等内部人员80余名、暴力催收人员50余名,打掉非法暴力催收公司2个,查获公民个人信息1亿余条,冻结涉案资金1000余万元。

七、非法售卖高校学生信息

2019年3月,山东济南公安机关接山东某高校学生徐某等人举报,称其与同学个人身份信息被他人非法收集用于注册实名手机卡出售。

经查,济南某区联通公司某高校网点负责人葛某与其他高校网点业务员勾结,利用工作便利非法收集学生身份信息,开设实名手机卡后,向下游网络账号注册商、手机卡倒卖商刘某等人销售。

刘某等人在销售手机卡的同时,使用“猫池”设备利用贾某、徐某等人提供的注册工具,通过接码平台大量注册、解封网络账号出售牟利。济南公安机关先后抓获庄某、刘某在内的犯罪嫌疑人22名,查获上述人员非法注册QQ号150余万个、新浪微博号200余万个、“12306”账号100余万个。

八、虚假炒股平台

2019年初,江苏连云港公安机关侦破一起搭建虚假炒股平台实施诈骗案。

连云港市公安局网安部门随后顺线追踪,发现一条以证券公司内部人员范某等人为源头,层层倒卖股民信息至境内外网络炒股诈骗团伙的跨境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链条,下游诈骗分子使用股民信息实施诈骗,涉案金额高达2220余万元。

连云港公安机关据此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53名,包括某证券公司内部员工2名,查获股民信息300余万条。

九、散播疫情防控人员信息

2020年1月,贵州省安顺市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一新浪网民在网上举报有人在微信朋友圈内大肆传播疫情防控重点人员信息。

安顺网安部门立即开展网上侦查,查明该批涉疫情公民个人信息传播源头为安顺市天柱县某街道社区工作人员杨某,杨某在工作中获取了社区疫情防控人员信息后向好友发送。

安顺公安机关依法对杨某行政拘留15日、罚款5000元。

十、散播疫情相关信息

2020年1月,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公安局网安部门工作发现,一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重点人员台账”在互联网上大肆传播。

黔东南州网安部门立即开展网上侦查,查明该台账由黔东南州凯里市某幼儿园员工王某在工作中获取,发布于小区微信群中,随后被层层转发,造成恶劣影响。

黔东南州公安机关依法对王某行政拘留12日、罚款5000元。

可以看到,上面十个案件中最后两起均与疫情有关。

事实上,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暗网上的犯罪分子们也开始与时俱进。

有人在暗网上出售“新冠病毒疫苗”和“解药”,甚至新冠病毒样品,并号称全球包邮。

更多的人在暗网上卖起了口罩和检测试剂,有网友调侃称“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连买口罩都需要上暗网。”

15289-fec18uvvsrf.png

在这个黑市商人、骗子与黑客横行的匿名世界,犯罪行为无处不在。

国内的犯罪分子也逐渐由主流的社交平台转战到暗网,但无论如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暗网终究不是犯罪分子能够逍遥法外的乌托邦。

参考资料

公安部
http://www.gov.cn/xinwen/2020-04/16/content_5502912.htm
界面新闻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4250208.html

素材来源:扩展迷EXTFANS

本文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网骗父子档:儿子找目标,老爸当“美女”!
« 上一篇 05-08
「实战」 缘分使我们(骗子)相遇
下一篇 » 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