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协助破案的那些年》故事二:淦!我竟然从家里搜出来一百多个设备?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由于茶馆被同行闲来无事的薅羊毛,有些入不敷出,所以我只能开展别的业务了。而今天是我开张的第一天,就来了客户。我刚开始也以为李总是同行友商,但是来时求助的时候却没有按照当初说的暗号,而是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我便知道是有小钱钱的上来了。

李总进门便说道“掌柜的,我知道您是网络安全行业的,现在有一事相求”

我压了一口茶,然后递上了一杯茶“小姐莫慌,喘口气缓缓,慢慢说,喝口茶缓缓”

李总缓了缓气,把事情慢慢的说了出来“情况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我在跟我的客户谈业务合作的时候被一家同行友商给打败了,其实当时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上周我在洗车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车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物件,从我车里的垫子下面被吹了出来。洗车的人还问我是不是我自己放的,刚开始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就把这个东西放在了仪表盘上。但是我洗完车,回家开车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里面竟然有了电流干扰的声音。这个就让我很奇怪了。回到了家过后,我上网仔细的查了一下,发现这是个窃听器。”

我拿着李总递过来的那个窃听器仔细了看了一下,拿起了放在旁边的电话,先拨打了杨叔的电话。

“杨叔啊,来我请你吃日料,顺手来研究一下监听设备搜查啊。顺便给人科普一下商业级的反窃密如何进行啊。”

杨叔那头答应“行,那我下午晚些时候就到”

与杨叔到电话挂断以后,我又问李总“那你关于这个事情,报案了吗?”

李总又把受案回执拿了出来递给了我,我一看,联系方式上写的还是老熟人,便联系了张sir走了流程,拿了协助函文。

过了一会,杨叔就过来了,我本以为杨叔空手过来的,或者就像小说里面拿着一个狂拽酷炫的便携设备。结果杨叔到了茶铺,便进来让我出门搭把手,结果没出门还好,一出门吓了一跳。好家伙这好几箱子呢。

杨叔见我愣在了那边,喊道“愣个鬼,抓紧过来帮我搬东西啊,这一箱,那一箱就行了,其他到先放你店里面,等后面需要再说”

然后我跟杨叔一人抱着一箱东西吭哧吭哧的进到了店里面,走的路上我还在说“这跟小说里面写的不一样啊,小说里面都是一个袖珍红外线啥的,就行了啊。”

杨叔一乐“你还信小说,那玩意漫天虚构,真正要搞反监听的东西,设备多着呢。”

杨叔把这些东西都搬了进去,然后就直接的坐到了李总的对面,顺手就抄起了那个窃听器。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在背后找到了这个窃听器的型号。

“这玩意我知道,信号范围也不大,估计在你公司附近应该有接收的地方才对,我建议在你公司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其他的设备,能再问一下吗,您现在居住的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为了避免家里人休息,我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又租了一个公寓”

“那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可能需要连你的公寓也需要检查一下了”

李总听到我们这么说,点头如同小鸡吃米一样。

我与杨叔搬着这些设备,去了李总的公司。在张sir,以及公司的安保部门,还有安全官的面,杨叔带着他小组的人,开始进行反监听设备的启动与排查。

刚把设备铺起来热机准备使用,我看到空调后面有个黏上去的东西,顺手就给它拽下来了。

杨叔他们也在趁着热机的时候先手工摸排了一遍,结果还在桌子里面给摸出来了几个窃听的设备。

设备启动了,杨叔带着反窃听的人开始搜查。这结果是遍地开花,从办公室,会议室,休息室,连厕所的排风扇当中都有。

我与杨叔轻点了一下这当中的窃听与偷拍的设备,竟然能有八十多个。不禁汗颜。

李总看了也是大惊失色。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东西藏在各种角落。而且她想到了平时她私密生活都有可能在其他人的监控之下,脸瞬间就红了,火气也上来了。

我看着李总的脸色有点不好,也轻声劝了劝:“李姐,这其实可能不是一个人布置的,说不定还有以前遗留的,你看这个,都锈了。”

我们把这些东西收拾到了一块。回到了茶馆,李总也给我们讲述起了一段陈年往事。

“其实,这个公司是我和我初恋一块做的,只不过............”

我们听完了这段陈年往事,也才知道这段事情的原因竟然会是如此。

虽然李总觉得这是个陈年往事,但是我们觉得这个事情还是侵犯了李总的隐私,而且我也不认为这里面就真的是所谓的陈年往事才有的这些神器出来。于是乎,我打算继续追查下去。所以,我又祭出了神器。来分析这些设备的。在我与杨叔的一顿操作之下还是发现了管理这些偷窥设备的云端地址。然后我又找朋友借了一发0day。搞定了云端的管理系统。然后在管理日志当中发现了本地的IP。我们从IP分析了流量与它的操作记录,顺着网线找了过去。

到了地方,我们才发现这个房子里面没有人。我们就在车库蹲着。结果这一蹲,就蹲到了半夜。

凌晨,屋子的主人从大门上去了。我们静悄悄的跟上去了,在他开门的时候直接摁住了他

张sir一声怒喝“别动,警察,老实点。”

那人老实的蹲在地上,而我们则进屋开始找寻仪器,我拿出了笔记本接入了路由器,调取了流量的日志,结果发现并没有这个人登陆云端系统的记录,IP地址与他的物理地址并不符合。这个偷窥的人竟然用了代理跳转,干。而我们万万没有发现的是,在这个屋子的角落上,有一台正在开启的摄像头,亮着微弱的光芒。就在这时候,我的电脑上弹出了一个文本框,上面缓慢的弹出

“我以为你们的速度很慢,可能过几天才发现这个地方,没想到才几个小时就找过来了,我低估了你们的技术水平,不过不要紧,游戏现在才开始”

我看到我的电脑上弹出了文本框的时候心中顿时骇然,我知道自己的技术虽然不是特别的厉害,但是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干进我电脑的,而且我的电脑也没有裸奔的习惯,平时的工作都是分开进行的。我带出来的这台电脑的情况下还能干进我的电脑,我有点不太相信。

我随即检查了路由器的dns,结果与我猜想的一样,并不是弹出的txt,而是弹的一个网页。

我们把这个屋子的主人放了开来,简单的问了几句。

“你这个房子是从哪租来的?”

“我前几天在论坛上看到的,这个房子的户主说有事情要去外地半年。而且家具都很齐全最主要的是租金只要1000块钱一个月,而且不要水电费,半年只要6000,这么便宜的事情,看到肯定干啊。”

张sir对这个人说道“那行,没事了,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就行。房子你可以继续住。打扰你了”

我看到这个人这么说,但是还是没放下对他的警惕,我也有点怀疑是不是嫌疑人的一场空城计。我临走对时候又把这家对路由器当中对信息与其他的信息记录了下来。

晚上,我们一行四人在会议室里坐了下来,总结了一下当前手头上的线索,发现其中指向的有两三个人,一个是这个房子的原主人,一个是现在的住户,还有就是李总说的陈年往事的那个人。当然,这有可能三个人也有可能是一个人。

我们先把这些偷窥监听的设备中,能用的理了出来,然后开始先分析里面最具有价值的,也就是那个被嵌在门里面的大家伙。我跟杨叔很奇怪的是,这种高成本的事情,应该不会是特别穷的人才会用的,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是李总的初恋呢?但是初恋情人竟然要用偷听设备的吗?如果做到这个份上,这还谈个毛的恋爱啊。

不过话说起来,这些偷听设备好像还是定制的,而且有的设备的精度也非常的高,这对生产商的技术要求也很高。

正巧杨叔对这块也了解,便跟我说准备跑一趟这些设备的某大型交易场所去看看,看看有没有线索什么的。

杨叔拿出手机把这些东西拍了照,便开车前往了交易所。而我还在对着这堆东西头秃中。望着这些设备,在想到了晚上到那个住户,我总觉得他冷静的有些过分,我知道这不能有主观的意识判定,所以我打了个电话给张sir。

张sir接了电话就直接说“那个人在屋里没有什么动静”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干。现在只有我还在头秃当中。

我又想到了那个李总的初恋,我总觉得这个初恋有些蹊跷,而且李总的公司也是做计算机行业的。如果一个优秀的程序员明白逻辑,转行当个黑客也是很易如反掌的。

事不宜迟,我立马驱车赶到了李总的公寓。李总现在焦虑的也没睡。我敲了敲门,李总在里面不知道干什么,说到“等一下,马上来,我收拾一下”

我在门口等着,结果看到了李总穿着睡衣擦着头发就出来了。我一看李总这个情况,我也不好进屋,但是李总却直接开口说到“没事,别纠结了,我都三十多岁人了,还能吃了你吗,进来吧”

我顿时有些无语,但是还是直接进门,坐在了沙发上,开口问道“李总,我想问问,你那个初恋的事情”

“你说那个大猪蹄子啊,其实也没什么,后面他说他转行去开小卖部混吃等死养老去了”

“那你知道那个小卖部现在在哪吗,能带我去看一下吗?”

“这天这么晚了,明天吧,要不要你今晚住姐姐这?”

“不了,姐姐你好好休息,明天见,明天见”

我看着李总说明天带我去小卖部,就今晚打算回去收拾一下。抓紧关门,退了出来。我在门口深呼吸了几分钟,果然师父说的不错,山下的女人是老虎,摸不得,碰不得。

而李总在屋里,咯咯的笑着“这个小男生,还挺可爱的。”

早上,我开车来到了李总的楼下,李总看了看我的车,说道“你这车还开啊,别开了,这次开姐姐的车,给,这是钥匙。”说完,李总甩手甩出了她的跑车钥匙。

我接过钥匙,顿时崩溃,这都是一样都人,咋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我还在愣神,李总就在她的车上等着了“愣啥啊,司机,抓紧上车开车了,目标大猪蹄子的小卖部。”

我跑到了驾驶位置,等着李总设置了导航,然后挂档,启动。

半个小时过后,车停在了小卖部的门口。小卖部却并没有开门。

我停住了车,李总刚想下午,我拦住了她,从包里拿出了电脑,进行了近源的Wi-Fi渗透扫描,结果发现在小卖部的Wi-Fi当中,发现了一个当初在云端的日志中同样的物理地址。

我打了个电话给张sir,然后他就摸到了小卖部的后门。

我与张sir他们同时从前后门破门而入一声暴喝“别动,警察”

小卖部里面有一个三十四五的中年男子,坐在电脑桌前,而电脑屏幕上赫然是偷窥李总的视频,还有部分是李总私密的视频。

李总跟在后面面红耳赤。就想冲上去踹那个人,被张sir同行的干警拦住了。

张sir掏出了警官证说道:“你现在涉嫌侵犯公民个人隐私,我现在依法对你进行传唤”

我与张sir把他摁在地上,张sir把他铐住。杨叔从交易所那边也发来消息,确实是在交易所有过几个记录,而记录所指向对也确实是他。

张sir他们把人带了回去。我靠在了李总对车上给杨叔打了个电话“杨叔,放心,钱肯定是ok对,正常报价多少那就多少。”

李总捋了捋她的头发,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一笑“小弟弟,这次的酬金是多少啊,你看姐姐该怎么付账啊?”

我理了理刚刚弄乱了的衣服,正了正声“那什么,姐姐,按惯例,承蒙惠顾,六万块钱。”

“姐姐可没有那么多钱,要不,姐姐把闺蜜介绍给你如何?”

我顿时有了些结巴“那啥,李总,你这个,没钱可以给你优惠点,介绍闺蜜的事情,回头再说吧”

阳光下,我老脸一红,这么说,我是不是要脱单了?

本篇故事提醒:切勿购买,安装偷听,偷窥设备,此类行为涉及侵犯公民个人隐私

原创文章,作者:玄道夜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xxaq.com/yc/1555.html
《我协助破案的那些年》故事一:震惊!网络安全工作者的女朋友深陷刷单风波惨失去......!
« 上一篇 07-21
打击“隐秘的角落”,杭州警方破获特大APP网络赌博案
下一篇 » 07-25

相关推荐